您现在的位置:东台中学 >> 教育天地>> 学生活动>> 正文内容

卡卡的石头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5年10月16日 点击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 卡卡的石头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江苏省东台中学高三(23) 韩倩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载于《萌芽》10月号下半月刊       

    

……咔咔……

    是两颗坚硬石头碰撞的声音,我看着我手中的两颗石头,裂了缝。

    我仿佛看见卡卡倔强的眼神里闪过了失落。对不起,卡卡,又是我不小心。

    卡卡,我站在离你不远处的山上。高高的山上,有好多美丽的石头,躺在阳光下如同珠玉般闪亮,散发出光洁的气息。我随意捡起两颗,用力地相互冲撞过去——

    然后我听见空气裂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

    

  卡卡,我看见你走过来了。亲爱的卡卡,你等等,我跑过来啦。你等等我,我手上有两颗黑如葡萄的石头,它们看起来很坚硬,你可以再试一遍……

卡卡的身体淹没在盛夏的高草里,我混乱的足迹落在雨后的泥地上,脚趾留下的痕迹,像一颗颗浑圆的石头。卡卡,真的是卡卡……她穿着草绿的裙子转过脸来,对我摇手。她始终站在那里笑着,我听见她说:小影,我们就像三颗疯狂的石头。然后那草绿色的裙摆在阳光里晃动了一下,刺眼的白光迅速盖住了她的身体。

卡卡不见了。再一次消失了。

 

我坐在草丛里,看着头顶迸溅着火花的太阳,炽热的白汽迅速从四面八方笼罩了我。手中的两颗石头在阳光的照耀下猛地亮了起来,我惊讶地盯住它们,真的亮起来了,像……像……两簇跳跃的火苗,我的手掌托着它们,像火焰里漆黑的煤球。卡卡——,我叫着,卡卡——,你看石头,石头它燃烧起来了。卡卡——

卡卡再次回到草丛里的时候已是深夜,瀑布般的长发里还嵌着两颗星辰。她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裙落在我面前。温柔地唤我:

——小影,小影,石头在跳舞……

她扯住我的手臂:“小影小影,穿上凉鞋,我们回去吧。我再也不逃了,我们一起回去吧,回到我们的石头盒子去吧。”卡卡的笑容在月光里若隐若现,她说,“小影我们走吧,回到我们的石头盒子,然后,这一辈子,谁都不许再逃出来了。”

 

卡卡。我们的石头盒子。当黑夜如潮水从天际汹涌而来的时候,整个城市都被击垮了,只有我们的石头盒子,晃着它的重金属晃着它狂野的呼喊,像一颗星辰一样迸射着光芒。卡卡。看见了么。那在黑夜中斑斑点点的光亮。你又要笑了,你总是笑,你说最亮的那一颗一定是辰的。没错,辰又在疯狂地吸烟了。你去劝劝他吧。像刚刚把我从草丛里带回来一样,把他从石头盒子里拉出来。

 

                

 

我告诉辰:我们顽固倔强像三颗疯狂的石头,我们去石头森林吧,那里面遍地都是坚固的石头。辰笑,食指和中指间有细小的火焰在燃烧,他说:还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寻找什么石头森林。他拽着我们行走在夜间路灯熄去的城市里,高大的楼群像一群黑暗的石像狰狞着脸朝我们涌来,我们在往前走,鞋底和路面摩擦着发出的沙沙声像风在呜咽。我们在和那一群坚硬的怪兽靠近。辰的烟头在黑暗中闪闪发亮,他提起香烟吸了一口,低沉地说:“看见了吧,石头森林。我们所在的地方。”辰仰视着市中心高大的楼群,喃喃地低语:“……石头森林……石头森林……”他的瞳孔里有惊惶的神色漫过去。他扔掉了烟头,然后缓缓地依靠落地窗蹲下去

我们问辰怎么了,他不说话,只是有一滴眼泪,那么不经意地,从夹烟的两指间流了出来。

“真的不去学校了么?”辰摇头。

“那么……卡卡,你呢?”我继续问。卡卡垂下了头,一双细瘦的手扯着衣角。我在辰身边坐下来,大声说:“那就算默认了吧,我们都不回去了。”

 

逃跑的那个夜晚,我们在石头盒子的沙发上睡了一夜,重金属和电吉他混杂的声响在梦里激荡,以至于当正午的阳光从窗外透进来的时候,我感觉头里灌满了废锈零件,一晃就咚咚地响起来。我转过去看卡卡,她晶亮的小脸上有泪珠往下掉,看见我翻身起来便扑向我:“小影,我好害怕……”我抱着她揉着她的头发:“我的好卡卡,别怕。你爸爸再也碰不到你一根汗毛了。离开了那个男人,再也不会有人打你了。我和辰都会保护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

我和辰在酒吧楼下的咖啡厅里伴奏,老板答应我们包食宿,虽然工资少得可怜,但总算有了一个落脚点。辰是在去澳洲的前一天带着我和卡卡冲出晚自习的教室翻墙逃出的,卡卡瘦弱的身体从墙上掉下来的时候害怕地叫了一声,保安立刻从传达室冲了出来,辰扯着我的手臂我扯着卡卡的手,我们像箭一样在黑夜里胡乱飞去。当我们折进一支从未到过的小巷躲起来的时候,才确信自己是安全的。辰的手指湿漉漉的落在砖墙上,他粗声地喘气:“我早说过我会逃出来的……我不会去澳洲的……现在,你信了吧……”

“……我们……”辰继续说,“我弹钢琴……小影,你拉小提琴。卡卡,还有你的架子鼓……要像平时训练的那样好,就从酒吧来起吧……只要努力……就一定会成功的……”他摊开一只手掌,示意我们把手掌叠起来。从那个手掌交叠大声喊着“必胜”的那个黑夜开始,我就坚定了逃出去的信心,我的整个胸腔被一股巨大的气流冲击着,时刻都有飞离地面的危险。

 

               

 

我的脑里闪过无数个画面,卡卡。还记得我们一起叹息过的那些画面么?那么多的衣衫褴褛的农民工,辛苦工作最后还要露宿街头。卡卡,那时候我有一种直觉。你知道我的背包里装了些什么,呵呵,是一个大大的帐篷,还有三只暖和的睡袋。有一只特别大的睡袋,是给辰的。我把背包放在学校里,等待着有那么一刻,我们像三柄离弦的箭从学校里飞出去,直直刺向梦想的十环。不对,我以为就是向十环刺去了……

 

                 4

 

我的小提琴和辰的钢琴很快得到老板的认可,他同意给我们多一点的工资,但是卡卡的架子鼓响起的时候,老板就会皱起眉头。终于,他说出来:“你的鼓点没有激情,不会受客人欢迎的。还有……”老板眯起眼睛在卡卡的胸上扫了一眼,“在酒吧工作,衣服未免太保守了吧。”但是老板很快发现卡卡有一张美丽的脸,只是在酒吧摇晃的灯光里显得格外苍白,像一张浸了水的纸片贴在空气里。他用肥胖的手指挑起卡卡的脸:“去找甜姐吧,她会教你化合适的妆穿合适的衣服。我们这里从来不用女鼓手,去跟你甜姐跳舞吧——”他指向一个妖艳的只穿着黑色胸衣的女人,把卡卡向她推去。

 

那个傍晚,当我和辰从一楼咖啡厅下班的时候,突然看见卡卡从二楼甜姐房间的方向跑出来,甜姐忙着穿上外套匆匆追了出去。我和辰追上去,卡卡的脸上涂满明亮的脂粉,黑色眼影里有青色的亮片。她看见辰就扑倒在他怀里,辰慌乱地看向我,僵硬的手臂悬在卡卡细小的肩上。

卡卡哭着尖叫:“我不跳舞……别碰我的衣服……我不跳舞!我是来做鼓手的……我不要跳舞!不要跳舞……”

 

                  5

 

真的……卡卡,在你从石头盒子逃离之前……我的眼前就已经出现后来那个一直纠缠你的幻觉。但我真的没有在意。因为你总是那么瘦弱,总是那么需要疼爱。你没有母亲,只有一个因为失去妻子而发疯的父亲,他拼命地喝酒,醉了就揪起你的领子:“你妈不生你就不会死!你……你去,去把你妈找回来!我不要你了……我只要她!!”拳头和男人野兽一ȍ2*].QEȍ2*].Q在你心上。

卡卡,当我看见你向辰扑去的时候……我就看见,两颗石头,猛烈地冲撞,裂了缝……

 

               6

 

  我和辰给卡卡租了一间低矮的平房。把卡卡的架子鼓放在里面,当每个黄昏我们来看卡卡的时候,常听见一阵激烈的鼓点落在耳膜上激烈地冲撞。卡卡细小的身体在庞大的架子鼓前来回摆动,她闭着眼睛,手臂上下前后左右地晃动,脚也跟着打节奏。辰的嘴边浮起一丝微笑:“你看,卡卡离开石头盒子之后进步不少。”我对辰说:“我想了一下,再送她去一次石头盒子吧,我们逃学的时候说好的,三颗倔强的石头都在石头盒子里,一颗都不能少!”

可是那天我拉着卡卡向石头盒子走去的时候,她哭得很厉害,她推着我的手臂手指死死钩住架子鼓的一角。我看见辰慢慢走进来拍了拍卡卡的肩膀。卡卡像一个孩子一样立刻停止了哭泣。她顺从地被我拉到石头盒子的门前。我们和老板谈了很久。老板对辰好像很感兴趣。他夹着烟眯缝着眼睛:“你们不像流浪艺人。尤其是那个男孩,没有巨大的投资是不会弹出这么好听的歌的,他的音乐,相当专业。”老板停下来看了看我,“你们……是从家里逃出来的吧……”

我只好点头。

“你们像是有钱人家的孩子”老板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,吐出一口烟,“看在你和男孩的面子上,卡卡就做鼓手吧。”

当时我抱起卡卡就哭了。我说卡卡你看,没事的,我对你说过没事的。

那个夜晚卡卡在石头盒子激烈地敲击着架子鼓的时候,我和辰坐在河边吹着冷风。逃出来之后,辰就喜欢上了吸烟,那一点光亮,经常在黑暗中在他的指间闪烁。他依旧点燃一支烟,说:“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从那个老板危险的笑容里,我发现了什么不祥的东西。”

我说:“莫非是……”辰点了点头。然后就掐灭了烟。

“我们逃吧……”很长时间的沉默后我说。辰没有说话,只是紧紧地捏住我的手。掌心里湿漉漉的。

 

                 7

 

卡卡。那天,当你沉浸在自己的鼓点中的时候。我们回到石头盒子就看见一群人站在酒吧门口,我一眼就看见了辰的父亲和他身后站着的一群人。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我刚想叫:辰。可是,晚了,晚了。我看见辰在人群里挣扎着,呼唤着我的名字。我跑上去想堵住车门,可是一只大手把我狠狠地推开,然后,我看见辰,从我刚才站立的地方被扔进了车。

再然后,我看见我的母亲和父亲。我一下子就失掉了全部力气。

 

……卡卡,后来我回到了学校……父母雇了两个人把我牢牢看起来。那天早晨当我背着书包回到学校,站在操场上我听到空中一阵巨大的轰鸣。我仰起头看见,一架银白色的飞机从云层中钻过去。那是T-419号飞机,是飞往澳洲的飞机。

卡卡,对不起。我不知道我们离开后你在酒吧所遭受的一切。我曾试图逃出去,可是一道又一道的关关卡卡让我失去了力气。有人墙,有铁栏,有防盗门……一道一道。我是个没用的石头。卡卡。

 

卡卡,那一次我终于找到机会逃脱了。我的脸上流淌着泪水,我的腿在疯狂的奔跑中丧失了知觉。我听见风从耳旁呼啸而过,我听见汽车的鸣笛和人群的尖叫,我听见你叫我,卡卡!

我看见了你,头发凌乱地坐在石头盒子的一角。你的身边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石头,你拿起两颗石头,猛烈地冲撞过去。

“又裂了……”你说。你像没有看见我一样,“辰,我们就像两颗石头,一碰就裂了。”

“——卡卡”我抚摸着你的额头,开始流泪。

“你是谁?!”你猛地跳起来,捂着头看向天空,“你是谁!!你是不是也是逃犯?!”你突然抓住我,圆睁着眼睛问,“你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两颗石头,他们在逃跑。你有没有看见两颗逃跑的石头……”

我的泪涌了出来,头无力地垂下来。

“两颗石头。一颗叫辰的石头。一颗叫小影的石头。你有没有看见?!”你开始扯我的衣领。

我点头:“卡卡——”

“那你拉住了那个叫辰的石头吗?拉住他。我要和他一起——”“还有那个叫小影的石头……”

我再没有说话。

 

卡卡松开我,又坐下来捡起两颗石头,猛烈地冲撞过去,“裂了。裂了。辰,我们又裂了。”她继续撞她的石头,突然猛地抬头:“你也撞一回吗……”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4184字)

 

 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下一篇:蓝的灰的海[ 10-16 ]